陕西神木面临信任困局:揭群众聚集事件深层原因


 发布时间:2021-01-19 11:09:48

为了弄清真相,记者来到神木县水利局河道管理站,站长王亚涛说,河道管理站确实拥有这块有争议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但证书被县土地局借走了。王亚涛:土地使用权证让土地局借走了。记者:现在你们拥有使用权的那些地里盖的楼是你们盖的还是县里盖的?王亚涛:县里盖的,那些都是国有土地,县政府可以

针对网上传言前任县委书记留下的600亿和现在的300亿亏空,以及向省政府借款发工资等传言,及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政策因财政亏空将终止,神木县有关负责人称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神木是产煤大县,经济受煤炭行情影响较大。受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波及,神木也现出了几起大的非法集资案件,涉案金额大,涉及人数众多。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

专案组组长是张宏智,身份是神木县政协主席、原县政法委书记。县长助理刘光秀、公安局政委杜林协助此案。7月19日,神木县政协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政协主席张宏智确实担任该案组长。多位受访者表示,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和案件核心当事人张孝昌有亲戚关系。张宏智与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是远房堂兄妹。并多次质疑其政协主席身份能否主抓此案。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张宏智给散户们通报案情进展的视频,这份今年3月3日拍摄的视频中,张宏智对散户们表示,“这个案件是县委书记雷正西安排我负责的。

可见,神木民间借贷风波告诉我们:应通过各种媒介加大社会金融宣传,普及社会金融知识,增强民众金融风险防范意识,消除民间借贷冲动;加快民间借贷活动引导和民间金融立法进程,尽快实现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确保民间借贷始终在健康轨道上运行。从神木县借贷风波监管方式看,除了民间借贷隐蔽性、地下性之外,与金融监管缺位、监管力量软弱存在必然联系。神木民间借贷能够“野蛮生长”,是由金融监管体制缺陷造成的:一方面,民间借贷准入门槛没把住,有政府批的,有银监当局批的,也有自发成立的,造成监管标准混乱、监管精力分散,无法形成监管合力;甚至对民间自由借贷处于监管盲区,无法掌握真实情况。

以此方式,张孝昌共获得8亿元贷款。对于上述贷款情况,7月19日,工商银行神木支行一名行长表示,无权接受记者采访。手上“闲钱”较多,加之张孝昌与银行关系密切,神木个体老板牛文儿、张振平、张和平、郭振江、牛勇五个大户也决定贷钱给他。五大户先后给张孝昌放贷13亿元,月利率3.3%,每三个月支付一次利息。张用这笔资金买了147吨纸白银。风险意识大部分散户也从中借贷,以较低的月利率汇集资金后,再以高息放贷给张孝昌,赚差价。

记者从神木县相关部门了解到,今年第一季度,神木县地方财政收入12.82亿元,同比下降1.4%,这在全国大经济形势背景下属于正常下滑。虽然财政收入减少了,但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十五年免费教育等惠民政策仍照常实施。至于网上传言神木县财政出现巨额亏欠一事,记者从该县财政局了解到,神木县财政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记者从榆林市委组织部了解到,雷政西提任榆林市委常委后,仍兼任神木县委书记。(综合京华时报记者梁超、人民网报道)。

从神木县借贷风波的金融动力看,除了民营企业自身管理存在不足造成贷款难之外,银行对中小微民营企业信贷歧视及信贷投放不足难辞其咎。与温州民间借贷不同,神木民间借贷资金80%以上流入了民营实体经济,神木规模以上的民营企业240户,规模以下中小企业几千户,这些占据神木GDP产出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几乎无法从国有银行获得贷款,70%以上贷款靠从当地农村商业银行获取100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解决,因而民间借贷是神木民营企业融资主渠道。如果神木民营企业能从银行正常拿到贷款,民间借贷空间自然缩小,借贷风波很可能得以避免。可见,神木民间借贷风波从侧面暴露了银行信贷服务不足:各国有银行应增强社会责任感,切实转变信贷观念,认真履行扶持中小微民营企业发展职责;大胆创新中小微企业信贷服务模式,减少信贷中间环节,降低贷款成本,提高信贷可得性;同时在民营企业遭遇资金困扰时,不能盲目抽贷、压贷,为民营企业发展创造宽松信贷环境,遏制民间借贷社会渴求。

湖水 推拉窗 鲍释贤

上一篇: 中国有大草原的城市you

下一篇: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当地难辞其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南京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