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吁以教育供给侧改革治理天价学区房等问题


 发布时间:2020-11-27 02:20:46

当拉关系时所需要的各种打点不能以招待费的名目体现,自然会以其他的方式呈现。这意味着,天价招待费最大的可能,不是消失不见,而是从地上转入地下,从很显眼的发票转入不显眼的其它途径。毕竟,投招标的大事,谁都不敢马虎。因而,眼下最为关键的问题,仍是改变政府官员“吃拿卡要”的现状。自然,“

另一方面也很难将这种怀疑界定为是“造谣”“诽谤”还是公民对官员的“合理怀疑”——权力不受监督,收入不透明,公众监督官员的途径较少,通过官员穿戴对其进行监督也是无奈之举,网友有充分的理由以“有罪推定”的逻辑对官员进行怀疑。而网络监督的群体性、匿名性,人肉搜索的无序性,加上网络传播缺乏法律约束,又天然地决定了这是一种精准度、公信力、权威性不高的监督方式,很容易传播假新闻,很容易以讹传讹、道听途说,很容易在某种非理性的道德义愤中冤枉官员——比如连发两起的“人肉搜索错案”。

公众的声音也很简单:发现了,就“清退”;要是没发现,就成了正当利益。违规成本岂不是可以忽略不计?传说中的“有权必有责”呢?这些诘问自然都铿锵有力,然而在天价公积金上,我们最应当纠偏的不是失公允的“暴脾气”,而是对高额公积金性质的认识。天价公积金,真的仅仅是“高福利”而已?一方面,从个税来看,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偷税数额占应缴税额的百分之十以上并且在一万元以上的,除了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还要追究刑责。

显然,仅有道德谴责或道德审判,根本无法唤醒见利忘义者被蒙昧了的良知和道义。肆无忌惮的挟尸要价,一方面说明打捞市场整体处于自发、粗放、无序的格局,加上打捞队以稀为贵,缺失竞争对手,使得打捞队可以随心所欲地漫天要价;另一方面,打捞行业尚处在市场管理的空白,因为缺失了市场价格杠杆的制衡,致使打捞价格居高不下。天价的打捞费,讹你没商量,更不可能给你讨价还价的余地。此次挟尸要价,要不是在警方的调解下,一万二的打捞费怎么会萎缩至三千?在死者为大、入土为安的传统观念下,漫天要价的打捞队屡屡得逞。

机场高速路每公里收1元多、幼儿园一年学费6万元、一座墓超过800万元、艺术品拍卖价数亿元……过去的一年里,网络上曝光的种种“天价”现象深深刺痛了网民。在“两会”召开之际,“中国网事”记者邀请了部分代表委员剖析“天价”问题。“天价”幼儿园一年学费超大学四年【事件】2011年,网民曝光广州市一幼儿园收费一年六万元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天价”幼儿园的强烈关注。【追踪】记者最新了解到,广州南湖外语艺术幼儿园全托一年六万元的“天价”收费至今仍然没有改变,比上四年大学的费用还贵出一大截。

有时候有些敏感费用不好做账,也会用餐饮费处理,比如说送礼,送现金,送的是一些不能入账或者是不能开发票的物品。”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认为,国有企业有一定量的招待费很正常,但是应该将具体构成公开,不能什么费用都往里塞,成为一笔糊涂账。网民对国企“天价招待费”之所以反应激烈,也主要是因为这项费用的详细信息未能公开,加之曾经爆出的“天价灯”、“天价茅台酒”事件,让大家对占有公众资源的国企自律更为怀疑。

记者:那您那个信息是哪来的呢?易方兴:那个是这个,那个链家中介它那个信息库里,就是他们有一个售房记录,那个电脑上查。这篇文章的作者叫易昌兴。他在电话里向记者明确表示,这篇文章为他的一手采访资料。那么房子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里呢?记者:那您没看具体到门牌号什么的是吗?易方兴:没有门牌号。只知道在东头。易方兴告诉记者,关于这套天价学区房,他是今年2月初从链家地产的房产中介那里获知的消息。事实果真如此吗?《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了位于新文化街上的链家地产门店。

血海 陈智 于澎涛

上一篇: 美国人权纪录:妇女儿童问题堪忧

下一篇: 航天工程总设计师“揭秘”中国空间站和天宫二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南京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