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省教育厅图书捐赠活动


 发布时间:2021-04-18 14:02:21

“说实话,编书已经算不上是‘编’了。在网上搜索、复制、粘贴,拼凑拼凑,就成了一本书。我也觉得这很对不起读者。想认真弄,时间又不允许。”她如是说。仓促出书只为渔利人民出版社的卢编辑向记者透露,教辅书在图书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对于如此有“钱途”的版块,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目前不少

记者4月底在绵竹市遵道学校采访时,看到学校的一个活动室中,放着一大架子的图书,内容涉及心理疏导、影音娱乐、书法字帖等,数量不少,但种类不多。其中,一本某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书,就堆满了一格,大约十几本,除了靠外的一两本被翻看过,其余的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遵道学校校长杨兴全告诉记者,现在学校受赠的图书并不少,但有一部分图书内容和学生年龄段不符合,还有一部分图书属于重复,“有的同样一本书有好几十册”。北川中学一名姓吴的女生对记者说,湖北一所大学给学校捐了30万元的书,因为找不到地方放,现在都是锁着的。

“说实话,编书已经算不上是‘编’了。在网上搜索、复制、粘贴,拼凑拼凑,就成了一本书。我也觉得这很对不起读者。想认真弄,时间又不允许。”她如是说。仓促出书只为渔利人民出版社的卢编辑向记者透露,教辅书在图书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对于如此有“钱途”的版块,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目前不少教辅书都是合作出来的。名义上是合作,但是很少有出版社亲自操刀,只在完成后略翻一遍就立即成书了。其中不乏有书商为挤压成本,雇佣学生四处粘贴,仓促成书,质量难以保证。

牛午讲到,由于觉得老师会用到这本书,期末考试会在上面划重点,当时全班60多个学中,大约40人购买了老师推荐的权威著作以及该老师参编的书籍。牛午的同学黄窦当时也修了这门课程,她说,“我当时两本都买了,但老师编的那本一页也没看,最后处理旧书时就卖了五毛钱。”“四十几块钱的书,大部分同学把它当砖头了”,牛午说,自己并没有购买这本书,考试范围和书也没有关系。对于老师自荐图书的行为,牛午表示,“可能还是为了促进自己的图书销量吧,情有可原。

“从我国青少年阅读情况来看,分级阅读要赶早不赶晚,分小不分大,分级不分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分级阅读的总原则。他认为,早期阅读是分级阅读的重要基础,一定要越早越好,孩子不认字没关系,因为亲子阅读可以提供帮助。分级阅读分小不分大,是因为低龄孩子更需要分级指导,相对于成年以后的阅读,注定了那个时候的阅读非常重要而且意义非凡。分级不分家,是因为部分孩子由于阅读水平和理解能力较高,会产生跳级阅读的现象,事实上许多人的成长经历就是如此。

尽管中小学生贯彻减负、推行素质教育的措施出台了不少,但是学生抢购教辅资料、老师大搞题海战术的现象仍未发生根本改变。在考试指挥棒与教学评价体系不完善的现实条件下,教辅资料似乎成了老师和学生的救命稻草,这也是教辅资料泛滥、良莠不齐的重要原因。相关部门要严查教辅图书发行、征订环节商业贿赂行为,打击教辅资料暴利,严格执行教辅材料管理规定;改革现有教育评价机制也势在必行。如果教学评价不以分数论英雄,义务教育资源被均衡配置,那些多如牛毛的教辅图书的市场空间也要小得多。

“推荐目录”是如何实现的?——中小学教辅书图书的垄断问题调查新华网北京7月26日电(记者 刘元旭 傅勇涛)眼下正是秋季入学前,中小学教辅图书的推广期。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采访发现,在“高定价、高回扣”经营模式的驱使下,中小学教辅图书的价格普遍虚高。随着反垄断调查的不断扩大,中小学教辅图书的垄断问题引发广泛的社会关注。专家指出,只有打破行政垄断,才能解决教辅图书的价格虚高问题。校方低买高卖,折扣收益不菲“一些学校、教师集中购买教辅图书时‘低买高卖’,这是行业的潜规则。

捷舟 霍德 车点

上一篇: 陶行知乡村教育思想是什么

下一篇: 利辛县教育局乡村信息技术大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南京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8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