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故事狼牙山五壮士


 发布时间:2020-10-22 11:40:52

当时,参战日军有6万余人,伪军也有1万多人。《聂荣臻年谱》记载“共歼灭日伪军5500多人”,而日军称自身伤亡308人,数据出现不一致并不奇怪,因为“消失的人”多为被歼伪军。进一步说,《细节》所引日方伤亡数据只是来自于第110师团,而参战日军至少有3个师团。另外2个师团(第21、3

这篇文章的依据,主要来源于当年“五壮士”所在1团政委陈海涵的夫人陈逊,但她既非亲历者,也非目击者,所知只能是“听说”,已经是“三手”信息。因此,该文在细节上漏洞百出。而且这篇文章没有具名,大概是心虚、怕挨骂吧,毕竟当事人还在世。《细节》说葛振林等人对该文进行了全面批驳,“但‘溜’的说法却未见反驳”,这恐怕是其孤陋寡闻了。当年,葛振林针对“三跳两溜”的说法,发表了如下严正声明:“这和去年‘狼牙山六人说’一样纯属捏造,是对五壮士的攻击诬蔑。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簇拥在党旗、军旗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狼牙山五壮士”也好,“忠诚卫士”张楠也好,都不过是他们当中的一员罢了。詹建俊画作《狼牙山五壮士》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中,“狼牙山五壮士”慷慨赴死的动机,从根本上来说,来自于将侵略者驱逐出中国的坚强决心,来自于军民对未来美好社会的向往与憧憬——在五壮士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为之牺牲的,牺牲是光荣的,牺牲不是生命的消失,而是通向永生的道路。

退一步说,战争双方的伤亡统计数据不一致,这其实是军战史常识。不要只戴着显微镜盯着狼牙山,不妨换上望远镜去瞅瞅古今中外的战史,就会发现,作战双方对同一次战事伤亡数据统计结果往往不同,完全一致的情况极为少见。萝卜:挖了?吃了? 《细节》引述葛振林的回忆说:“刚才忙着打仗不觉得累,这会歇下来,才觉得又饿又渴,特别是渴得难受。正巧山地里有些散种的萝卜,我们顾不得了,每个人拔个吃着……”《细节》抓住当事人大段回忆中的一鳞半爪,如获至宝,无限遐想,把“挖萝卜”事件提升到八路军不遵守群众纪律的高度。

就连身染重病后仍坚持不告诉组织,也不去医院,说是一辈子没给党添过麻烦,到死也不能。”李书民告诉我们,国庆10周年时,宋学义作为“狼牙山五壮士”之一应邀进京参加活动,还去了毛主席家。毛主席开始递给他一支烟,他没接住,毛主席又递给他一支。毛主席还请他吃了一顿饭,饭桌上有一盘红烧萝卜丝、一盘炒菠菜、一盘虎皮豆腐、一盘炒肉丝,主食是烧饼,汤是小米粥。“毛主席接见他的细节,我姑父铭记了一辈子!”李书民说。英雄当年的战友——“就算我们不在了,你们也要把英雄故事讲下去”“英雄为国捐躯,我们不能让他们的英名受辱。

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被树枝挂住,被老乡救起,幸免于难。“他们5个人,换回了多少人的命啊!”68岁的刘宏泉,是“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刘福山之子。他说,在1941年那次反扫荡战斗中,他的父亲右眼被打瞎,腿也被打断。由于五位壮士的英勇机智和无畏牺牲,刘福山和众多伤员,以及数万军民最后都安全转移了。被掩护群众——“要是没有共产党没有八路军,咱们活不了”刘宏泉的话,在狼牙山下几个村庄得到了充分印证。

据时任第1军分区司令员的杨成武同志回忆:狼牙山区被围人员的转移是由当时正在狼牙山上养病的第1团团长邱蔚同志指挥的,“他把担任后卫、掩护地方党政机关和乡亲们突围的重任交给了七连。根据我的意见,他要七连等大家安全转移后,留下一班拖住敌人,最后转移。”9月25日拂晓,合围、“清剿”狼牙山区的日、伪军出动500多人向狼牙山龙王庙、棋盘陀等地进攻。为拖住敌人,掩护根据地党政机关和群众转移,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第1团第7连在一部分民兵的配合下,利用狼牙山的险要地形,灵活地打击敌人,并在敌人必经之路埋下了地雷。

黄土岭战斗中受重伤,白求恩主刀保住了他的腿,还坚定了他走革命道路的信心1936年11月,山城堡战役打响。入伍不满3个月、只有13岁的余新元,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战斗。那次,他缴获4枚手榴弹、300多发子弹,但战场上的血腥残酷让他深受震撼。战斗结束后,想到许多熟悉的战友永远离开人世,他忍不住大哭起来。“怕死莫来当红军!”指导员和战友们的话,让余新元顿时便止住了哭声。从此,“当兵不能当逃兵,怕死莫来当红军”成为他毕生遵循的信条。

陈铖 常宁市 冰承

上一篇: 二战期间德国陆军所穿军装

下一篇: 二战德国国防军陆军军级单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南京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1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