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山五壮士抗日战争资料


 发布时间:2020-10-27 17:34:22

”“八一”军旗旗杆重7.5斤,长3.3米,直径3厘米,加上旗帜和风的张力,整个重量20斤,在一般人手里攥上十几分钟,就会胳膊发酸、把持不稳。而作为“八一”军旗的旗手,张洪杰必须做到无论风力、风向与风速如何变化,都必须军姿标准,步幅准确,步速均匀的引导受阅方队气势磅礴地通过天安门,

1941年,日军集中5000余兵力,对狼牙山地区进行疯狂“扫荡”。时任副排长的余新元,奉命带领战士阻击敌人,为团主力和1万多群众转移争取时间。战斗打响后,日军在迫击炮和机枪的掩护下,疯狂发起进攻。余新元和战友们依托有利地形组织抗击,手榴弹、子弹、“石头炮弹”全面开花,连续打退敌人19次冲击。当敌人第20次向他们发起冲锋时,余新元和仅剩的几名战友已是人人带伤。“豁出去跟他们拼了!”余新元打出最后一发子弹,刚要低头搬石头的一刹那,不幸被敌人打中。

狼牙山战斗就是这样发生的。五壮士在狼牙山的英勇作战,就是为了使突围人员获得更多的转移时间。而当退路被截断时,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拖住敌人。正因为是为了人民而慷慨赴死,所以他们跳崖后当地群众冒着危险前去为其收埋遗体,并救助了两名负伤的战士。1942年,当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在狼牙山建造三烈士纪念碑时,也得到了当地群众的鼎力相助。杨成武曾回忆道:“乡亲和战士们,满头大汗地挑着水和石灰艰难地、一步一步地向高耸入云的棋盘坨爬去。

再者,这些不一致的地方,多是不痛不痒、无关宏旨的细节。葛振林与宋学义,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后来只见过4次面,见面时也很少聊当年往事,没有仔细比对回忆,减少回忆的差错,结果被一些人加以利用。按照某些人的臆想,亲历者没有做到回忆一致,共产党的宣传人员也会“补救”。那么,为什么葛振林与宋学义等人的回忆就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呢?殊不知,共产党是允许这种“不一致”的,目的就是保持历史的全面和客观。笔者有例证在手。比如,叶飞与麾下支队长陈挺在1936年“南阳事件”中遇险,跳崖侥幸得脱,但具体细节众说纷纭。

车子来到狼牙山脚下一个拐弯处,老人要求停车。下车后,他面对狼牙山笔直立正,用日语大喊了一声,随后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擦干泪水,他说,当年是他们把五壮士逼上悬崖的。亲眼目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壮举后,他命令士兵脱帽敬礼、朝天鸣枪,向英雄致敬。后来有人告发此事,他因此被调回日本国内并受到处分。车子来到易水河畔,老人又一次要求停车。他让儿子从后备厢取出一个盒子送给刘建军作纪念。盒子里面是一柄白布包裹的军刀,刻有“天皇昭和15年制”的字样。老人说,当年他佩戴这把军刀追杀“狼牙山五壮士”,又在山下北淇村参与了“血井”惨案,这把刀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见证了他当年所有的罪恶和暴行。这是他今生难以忘却的一场噩梦。谢罪,是他寻求解脱的唯一途径。离别时,日本老人向刘建军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茅田幸助,当时是日本横滨大华株式会社社长。现在,这把军刀一直被刘建军珍藏在保定的家中。刘建军说,这是历史的见证,也是对“狼牙山五壮士”的最好纪念。(全云)。

据亲眼目睹五壮士战斗过程和跳崖经过的龙王庙子村的冉元同和狼牙山上一位姓李的道士所述:为了吸引敌人,五壮士站着举枪向敌人射击;面对敌人的猛烈炮火,他们仍坚守要地;为了继续拖住敌人,他们放弃了在山洞中隐藏自己和向外突围的机会,一直把敌人引向山顶;在退路被截断,子弹、手榴弹用完的情况下,他们就用石头砸向敌人;而当能用的石头也用完的时候,五壮士毅然摔毁枪支,纵身跳崖。而在抗日战争中,如狼牙山五壮士这样不畏强敌,敢于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群体并非个案,“马石山十勇士”“刘老庄八十二烈士”“岱崮连”“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等等,都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壮举,彰显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展示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所具有的优秀品质。它体现了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来自人民,依靠人民,同时又是为了人民。特别是在抗日战争那种艰苦、残酷的敌后战争环境中,八路军、新四军等人民军队始终把爱护与保卫抗日根据地的人民群众当作最高的责任。在每次反“扫荡”中,军队总是把设法保护根据地的群众和地方党政机关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张润斌 晶宫 刘俊才

上一篇: 卡塔尔外交风波十三点要求

下一篇: 美国在卡塔尔那有军事基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南京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0395